樓語☆爺廚我自豪

今天也自豪的當個稱職的爺廚

夜宴

這裡是巴哈姆特公會刀劍亂舞◇審神者神社所舉辦的闇の宴‧主題創作企劃

裡面還有很多很創作歡迎大家去看看!!


※避雷要素※

1.微乎其微為的小狐三日,很不明的一期三日

2.黑化(?)請注意

3.審神出沒

以上,雷者點叉叉出去

-----------------------------

太安靜了,安靜的不正常。

沒有人!到處都沒有!

審神者在本丸的沿廊狂奔,一扇又一扇的拉門被狠狠打開,幾乎把所有房間都看看過了,審神著顫抖的將大廳的拉門打開,終於看到了粟田口和三條一派的刀男們,稍稍安心下來了呢,審神者輕撫著自己的胸口,激烈的奔走過後,總算找到人了,但……其他人呢?

「……嗨喲!你們怎麼都在這?其他人呢?」審神者有些莫名的看著自從他進入大廳後,就盯著他微笑的附喪神們。

咚。

審神者被驚嚇到了,猛然的轉過頭,紺色的附喪神輕輕的把門給關上。

「哎呀唉呀!主君也想跟我們一起聚會嗎?」三日月宗近一手擲著扇一手貼在門上,大大的扇子遮掩住下半臉,只露出那雙帶著新月的眼眸,身上的狩衣跟平日穿的些許不同。

「主君來的真是剛好呢!重頭戲才正要開始。」一期一振輕推審神者的肩膀,將他帶至主位上坐好,審神者有些莫名其妙,疑問還縈繞在心頭,但不自覺的被佇立在場中的三日月給吸引住。

只見三日月握住扇柄,輕輕的將扇骨給推開,鮮豔的紅色映入眼簾,猛然一個低身迴旋,扇子上的飄帶跟著靈活舞動,上頭的鈴鐺叮鈴直響,那艷紅色灼熱著審神者的眼睛,曲子忽強忽弱,隨著鈴鐺的聲音撞擊著審神者的耳膜。

審神者癡癡的看著三日月的舞姿,他從來沒有看過三日月跳舞,應該說三日月宗近不曾在本丸中起舞,在聚會中,有些人會隨著音樂起舞,但是三日月從沒有起身過,就只是笑笑的看著大家群魔亂舞而已,大家都以為三日月不會跳舞,沒想到他會,而且還跳的如此之好,啊啊……真不愧是天下五劍中最美的呢!

舞畢,這場夜宴也跟著結束了。

審神者從床上爬了起來,外面就像以往一樣熱熱鬧鬧的,昨晚的一切就像是夢一樣,有點分不清現實與夢境了,他伸了伸懶腰起身,拿起一旁的水瓶倒了些水到臉盆裡把毛巾沾濕,當濕冷的毛巾接觸到溫熱的臉龐時不由自主的的打了冷顫,又是新的一天開始。

日色漸晚,今日的晚膳一樣美味,審神者看著熱鬧的飯廳,大家都跟平常一樣,或許昨天的那場盛宴真的是一場夢境也說不定。

又來了……怎麼又來了,審神者顫抖的看著空空如也的房間,走出房門頭看著著血紅色的月亮,不對勁,什麼都不對勁,他來到大廳前,裡面充滿了歡笑聲,他還呆愣在門外時,門就已經被推開,然後被一雙手拖了進去。

「主人的位子在這裡這裡!」亂藤四郎緊緊握著審神者的手,把他拖去位子上坐好,跟昨天一模一樣的位子,但這次場上的表演者可不只有三日月,還有一期一振,一期一振穿得並不是他往常穿的洋服,而是跟三日月一樣的狩衣。

這模樣可真是新鮮啊。審神者這樣想著。

表演跟昨晚一樣是舞蹈,但跟昨日有那麼點不同,兩人一手持扇一手則是他們的本體,配合著彼此的呼吸、動作舞動著,時不時一期的刀凌厲的從三日月的頭上揮過,有時三日月的刀快速的從一期腰部劃過,扇上的絲綢似乎將兩人隔離在一個不可思議的世界,審神者不禁讚嘆也為了他們捏了把冷汗。

最後結束在入鞘的動作,藤四郎們蹦蹦跳跳的圍繞在兩人的身旁,似乎也非常的驚嘆兩人間的默契,小狐丸為審神者斟了一碟清酒,「主人啊,好戲才正要開始呢。」

隨後旁邊的今劍便起身,迎向場中的兩人,三日月微微一笑便與一期一振一同退到場下,將場地留給兄長,今劍的動作靈敏且輕巧,宛如春天時在枝頭上跳躍的雀鳥,一動一靜帶給觀賞者無上的享受。

一天又一天過去,夜宴仍每天都會聚辦,而且永遠只有粟田口和三条派參加,每次的表演者也都不同,一到早上又恢復正常,他們的態度好像那些宴會不存在過一樣,但那又真實存在的,審神者已經有點分不清楚了,到底哪邊才真實哪邊才是夢境。

審神者再次拉開大廳的門,已經過了一段時間了他早就不在膽怯,當初還顫抖不已現在卻能夠如此鎮靜,人啊……真是一種奇妙的生物,審神者忍不住的搖搖頭,然後找到一貫的位子上坐好,但這次似乎有那們一點不同啊,他看著的眼前的舞扇,遞扇的是石切丸,他笑笑說道:「主君來陪我跳一場吧。」向來溫和的神刀難得不顧審神者的抗拒拉著審神者的衣袖到了場中央,將扇子的給他。

我不會跳舞啊啊啊啊!審神者擔憂的盯著手中的舞扇,他自小手腳不協調,而且還是極度的不協調,小時候跳個啦啦隊體操被他跳的有如機械舞,表情還像僵屍一樣十分僵硬,重點是!還被拍下來放上網,簡直是他一輩子的黑歷史啊,叫他跳舞還不如叫他去死比較快!

「不用擔心的,很簡單的。」石切丸就像是看出他的憂慮一般溫柔說道,然後便牽著審神者的手一步一步的教他動作,其他人則笑呵呵的聊著天,就好像場中的兩人不存在一樣。

等到兩人將舞步都排練過一次,表演才正式開始,審神者戰戰兢兢的跟著石切丸的動作,有模有樣倒是還有幾分可看性,表演結束後獲得如雷的掌聲,雖然不知道是給石切丸的多還是他的多就是了,審神著擦了擦額上的虛汗。

接下來的晚上還是跟以前一樣,審神者只要看著就好,是被嫌棄了呢還是被嫌棄了呢,他有點小小的沮喪,但是這也是免不了的,他小口小口的喝著酒,哀怨看著場上的博多藤四郎和後藤藤四郎,他以前以為像他們這樣如此不風雅的人是不會跳舞的!但是他大錯特錯了!不僅會,還跳的非常的好。

身旁的三日月吹奏著古笛替他們配樂,雙眼微瞇,偶爾張開眼看一下場上的兩人然後看一下旁邊彈著琴的一期一振,再看一下看得入迷的審神者,雙眸閃過不明的情緒。

又是一天的過去,審神者再度打開門,這次他被直接帶到場上,已經有人在場上等待著,三日月眼神晶亮似乎非常期待,他們兩人一次又一次的不斷的跳著、轉著圈,感覺的出來三日月非常開心,非常非常的開心。

一晚過後又是一晚,這場晚宴好像永遠也不會結束,他們不斷的重複,表演者每天都不同也都輪好了幾次了,有時候審神者會感覺自己宛如置身夢境,但是捏自己還是會痛的,所以不可能是場夢。

今晚審神者還是跟以往一樣走進大廳,但是大廳卻空無一人,當審神者驚慌的想跑出去之前,三日月從背後冒出來笑著說。
「主君啊!今晚就是最後一晚,讓我們好好享受吧!」

啊啊!今天的三日月無比的興奮,比起以往都還要興奮,這是他最為興奮的一次了,他這次可是無比滿足喔,用寬大的袖子遮自自己藏不住笑容,這次可是他選擇的呢!他真的真的好開心啊!

「那麼,主君,今天你可是表演的主角喔!」一期一振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雙手輕搭在三日月的肩膀上,像是安撫般來回輕撫,蜜金色的眼直直的盯著審神者,審神者突然有點感到害怕,他不自覺的打了個冷顫。

「來!主君穿上這個吧。」秋田藤四郎手上拿著一件緋色的羽織,上頭繡著栩栩如生的山茶花與蝴蝶,真的審神者覺得蝶的翅膀微微顫動著,審神者套上羽織,動作僵硬開始跳舞。

主位上坐著的是三日月,他正興奮直看著審神者瞧,完全不是大家所熟悉的那個穩重老爺爺,反而像是準備拆禮物的孩童般有些坐立難安,小狐丸和一期一振感覺有點無奈的笑著看著興奮的他,完全沒有把視線放在審神者身上。

太詭異了,真的太詭異了,審神者如此想著,當初被他強行壓下的疑問從心底捲起,其他人呢?都不見了不見了!完全沒有痕跡的不見了!為什麼只剩他們還在?好奇怪!好奇怪!

越想頭腦越亂,審神者不自覺的停下舞步,顫抖的盯著笑咪咪瞧著他的付喪神,三日月見他停下舞步,臉上的表情變的有點委屈,一期一振只瞄了審神者一眼,審神者發覺他居然不由自主的舞了起來。

停下來啊!停下來!不,為什麼停不下來,審神者用盡全部的力氣也無法停止自己的動作,喊不出聲,雖然嘴巴是張開的但是發不出聲啊,隨著激昂的音樂越跳越快,身體負荷已到極現,好累,但是他卻無法停下來,只能一直跳一直跳,最後終於失去了意識。

……

一期一振手上端著一盤東西到三日月面前,然後鄭重的擺在小桌子上,三日月就像是小孩看見甜點一樣迫不及待的吃了起來,眾人滿臉笑容的看著他,一期一振輕撫他的背部道:「夫人吃慢點,沒有人會跟你搶的。」

一室溫馨瀰漫,緋紅的羽織丟在陰暗的角落無人問津,什麼?審神者去哪了?這本丸……有審神者嗎?

那麼,下一個是誰呢?
 



--End--

終於寫完了qwq我很不會寫黑化文呢
那麼這篇文到這裡結束,謝謝忍受我的文筆看到這裡的大家(鞠躬

评论 ( 2 )
热度 ( 17 )

© 樓語☆爺廚我自豪 | Powered by LOFTER